变态小说首页文章阅读网txt小说免费下载
当前位置:变态小说网文章阅读网精彩日记

纸飞机--女孩篇(1)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119txt.com  发布时间:2011-09-26 00:46:09
纸飞机--女孩篇

发言人∶布布斯


(藤井树所着)

『风平凡,雨平凡
花平凡,树平凡
人平凡,影平凡
你平凡,我平凡
只是┅┅
我给的爱即使再怎麽不平凡
你给的却总是孤单┅┅』

写完
把这张纸折成纸飞机的形状
从我家顶楼丢出去┅┅

我家是一栋高25楼的电梯式公寓
就位在高雄市区
而我家就在25楼
想看高雄市夜景只要打开窗户就好
但是我喜欢拿着张纸
带支笔
到顶楼去吹风看夜景
写一些可能只有自己懂的东西
把它折成纸飞机
然後往东抛出去

大概是这样的事做久了
它变成了一种习惯

我每天晚上都会到顶楼去
拿张纸
带支笔
只是写的东西从天马行空式的奔想
变成对爱情的一种幻想
幻想它的好
幻想它的坏
幻想它消散时的心碎与伤痛
以及它存在时的欢欣与无奈
但┅┅
这一切都只是幻想┅┅

可是
我的幻想似乎有人不以为然┅┅

那天抛出去的那只纸飞机
又回到原点
不一样的只是有人在我写的东西下面又写上了∶

『风自在,雨自在
花自在,树自在
人自在,影自在
你自在,我自在
因为┅┅
你写的爱即使再怎麽不自在
我写的都一定是爱┅┅』

这张纸就贴在顶楼的围壁上
我左观右望的看了一下
除了我并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好奇心驱使下
我又写了一张

『可能哪天,天空会变成红色的
那表示我为爱情伤了心
可能哪天,大地会变成黑色的
那表示我为爱情痛了心
可能哪天,云彩会变成棕色的
那表示我为爱情绝了心
可能哪天,世界会变成黯色的
那表示我为爱情死了心┅┅
无所谓
即使我给自己机会再回头一次
也不会有彩虹等着我┅┅』

写完
折成纸飞机的形状
抛出去┅┅

隔天
一颗心悬在我家顶楼上┅┅

晚上
习惯性的拿张纸
带着支笔
踏着忐忑的脚步
不习惯的上顶楼去

『可能哪天,星星会变成蓝色的
那表示我被爱情撩了心
可能哪天,月儿会变成金色的
那表示我被爱情抚了心
可能哪天,晚风会变成银色的
那表示我被爱情偷了心
可能哪天,梦境会变成彩色的
那表示我被爱情占了心┅┅
有所谓
如果你给自己机会再回头一次
将不只有彩虹等着你┅┅』

抛出去的那只纸飞机又回到原地
上面一样多了一些东西┅┅

我开始想找找到底是谁在捡我的纸飞机?

於是
我拿出纸笔写上∶

『如果我的心情可以遥控飞机回到原点
那麽我的笔迹可以遥控谁到我面前?』

折成纸飞机的形状
丢出去┅┅

隔日
飞机一样回到原点
心情一样起落的乱七八糟
这样的事情太故事了
对我来说变成一种冲击性的期待

期待什麽?
女孩子总有梦想中的白马王子
期待他哪天会吻醒睡眠中的自己

冲击什麽?
冲击的是那种幻想与现实的矛与盾
在我心里已经铿锵了数天的回声

但是
纸飞机还是回来了
这确实是现实中发生的事
而幻想的部份
只有我对这世界上某个从来不曾谋面的人
有┅┅
爱情方面的畸想

怪我吗?
是的!
怪我吧!
怪我被他的一勾一竖缠绕
怪我被他的一字一言吸引

我已经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睡着的?
因为吻不吻醒我已经不再那麽重要┅┅

『你的心情遥控的不只是纸飞机
而你的笔迹遥控的也不只是我而已┅┅』

是的!
纸一样贴在顶楼围壁上

我还是只看到纸
而纸是吻不醒我的

『PS∶早上6∶30分的公车
我习惯坐在左边第二个位置┅┅』

公车?
6∶30分?
难道他坐的公车跟我同一班?
那表示他住┅┅?

原来现在的王子都不骑白马了
改坐公车┅┅

一样拿出纸笔
写上∶

『下午不知道几点几分的公车
我习惯等到不拥挤时再上车┅┅』

丢出去┅┅

清晨5∶28
我把闹钟叫醒了┅┅

这表示什麽?
表示我的生活被纸飞机给飞乱了?
还是我的生活被清晨6∶30分的公车跑乱了?

反正是乱了┅┅
总得找出祸首吧!

今天的公车来早了6分钟

左边第二个位置
没有人┅┅

既然第二个位置没有人
那我期待的是什麽?

渐渐的
我开始笑我自己傻
笑我自己痴
笑我自己幼稚
笑我自己活在幻想中连呼吸都泄了颜色

今天的公车开得特别快
今天的时间却过得特别慢┅┅

下午
我依然习惯性的等待最不拥挤的那班车

其实
人是很奇怪的
你越是抗拒自己不去想
就越会想

是的
我开始在路旁折纸飞机
每一张纸上面都写上同一句话∶

『坐在左边第二个位置的
只有车窗外溜进来的清晨的阳光
而不是┅┅』

但我要丢向哪里?

我突然间失去了所有的方向
心里空得跟什麽一样
像站在离地5公尺的地方
而摸不着四边的东西

吸进肺部里的空气是蓝色的
吐出的却是深灰色

真的吗?
我已经那麽在乎那纸飞机的去向了吗?

不是吧!?
我在乎的是那个人
坐在公车上左边第二个位置的那个人
而不是那一幢裹着金黄色外皮却惹得我感伤的清晨的阳光

越写越多
越写越乱
越折越不像飞机
而像是
太想他而扭曲了的心的样子┅┅

这心的样子太丑陋了
不能让他看见

数数一共32张
把这些半心半飞机的东西统统丢进路口那家7-11的垃圾桶
再把自己空到混乱的心整理一番

最不拥挤的那班公车来了┅┅

不管我的呼吸到底有没有颜色
我还是会到顶楼吹风看夜景丢飞机

『我愿意是阳光
因为阳光可以肆无忌惮的环在你身上
而不像┅┅』

贴在围壁上
共32张┅┅

是眼泪吧!?

我确定是眼泪
因为现在并没有下雨
我找不到可以嫁祸的东西来解释我脸上两行水划出来的路

即使我不让飞机飞翔
他还是会把飞机还给我
即使我把飞机折得像扭曲了的心
他还是会把扭曲的心归回原本的四方

可恶
这已经违背了我上顶楼来的初衷

曾经我以为上顶楼只是为了吹风
曾经我以为上顶楼只是为了看夜景
曾经我以为上顶楼只是为了看着自己的心情随着飞机扬在空中时那一刻钟的感动
曾经我以为┅┅

原来
曾经真的等於过去┅┅

这32张在墙上随着风翻扬的纸
曾经是我多麽想见到他的寄托
而曾经依然是曾经
他一样可恶到只把纸还给我
却霸着我漫无目的的思念不放

一张张把纸撕下来
眼泪一样流着
开始恨自己脱离不掉女性天生的脆弱
忘了泪的掉落可能把尊严都给带走

本来
纸飞机是给自己的
是给天空的
是给我幻想的世界的

现在呢?
落得我一身紫色迷离
当我折纸飞机的动机已经不再那麽纯粹时
它飞翔的角度是不是也不再那麽圆滑?

好吧!
最後一次

就最後一次
把纸飞机折给┅┅
他┅┅

『附着泪的纸飞机
会不会失去重心?
如果会
它会偏向哪一个方向飞?
我的心早已化作纸飞机
但却是第一次蕴着泪
它会失去重心吗?
我想会
因为
它已经偏朝你的方向飞┅┅』

最後一次
把纸飞机丢出去

清晨醒来
身上还漫着昨晚顶楼上迷乱且落寞的味道
我告诉自己今天起不再折纸飞机
更别说会把它丢出去

这表示什麽?
这表示我将不再迷乱
我将不再让自己的呼吸和着颜色
我将不再让自己离地五公尺只是为了一个傻傻的念头
我将不再想见他

对我来说
他是不存在的

存在的只有我用零用钱买的计算纸
Pentel的水性笔
以及我胡思乱想过後的心情结晶

我开始把它当作是恶作剧
只是一个无聊的人散步时被我的纸飞机打到而展开的报复行动
只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拿着望远镜窥视着我每晚的一举一动
然後拨空到楼下捡我的纸飞机掰上几句话再贴回纸飞机的来源地
只是一个看不惯我每晚制造垃圾而把纸飞机贴回原处要我警惕的环保尖兵
只是一个┅┅

该死的家伙┅┅

我大概是脑羞成怒吧!
被自己愚蠢的幻想给耍了而开始骂人

我本来不是这样的
一个淑女是不会这样的
至少我妈妈是这麽教我的

所以
是的
我是个淑女
但他仍是个该死的家伙

今天的公车一样来早了6分钟
左边第二个位置上
一样是清晨的阳光

只是┅┅
阳光上有个长方形的影子
让阳光显得有点残缺不全

因为
车窗上贴了张纸┅┅

『附着泪的纸飞机
会不会失去重心?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早走了的公车
让我的昨天失去了重心
我的心到底会不会是纸飞机的停机棚?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飞向我的纸飞机
如果蕴着泪
就是我的罪┅┅』

我就坐在左边第二个位置上
忍着眼泪把它看完

怎麽办?
我的呼吸又泄了颜色┅┅

「对不起┅┅我昨天没赶上公车┅┅」

啊?!
有个男孩子的声音在我正後方说着

我吓了一大跳
不敢回头看

我只感觉到我的视线是飘乎的
我的手一直搓揉着书包的面缘
而且手心开始出汗

我低头也不是
不低头也不是

「你别怕!
如果你真的害怕
我可以不说话┅┅」

害怕?
我害怕?

我好像真的在害怕
这跟突然有个不认识的男孩子吻了我的感觉是一样的
就因为来的太突然
心里的舵把心舟驶得像暴风雨里海洋中的一条船

怎麽办?
我只能飘着我的视线
冒着红着脸的热汗
半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不起!
我知道你吓了一跳
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
即使你是故意的我也会原谅你
但┅┅
我还是没勇气回头┅┅

我拿出纸
拿出笔

『左边的第二个位置
今天我借坐了一下
发现坐在那上面的感觉
红红的
热热的
而且是非常非常颠簸的
我坐不习惯
还是还给他吧!』

从书包里拿出双面胶
趁着站牌停车前
把它贴在窗户上
然後我马上下了车┅┅

我还没到站
离学校还有一段路

下车後
我在站牌前枯站着
清晨6点45分的高雄市中正一路
漫着夏晨的清凉

究竟我还是下了车
那麽颠簸的位置我坐不到终点

没错
我是想见他
否则我不会一上车就盯着左边第二个位置看
但我没想到他这样的出场方式
会把我吓得连头都不敢回

是我自己的问题吗?
我想是吧!
尽管我想见他的心情还在
公车早已经离开我视线范围内

下午开始下起雨来
心情也跟着郁了起来

我不能淋雨
因为我只要一着凉就得进医院躺上几天
虽然它明明只是一个小小小小的感冒

妈妈的车驶到我面前
开了门让我上车

我坐进车里
拍落刚点在身上的水珠
免得车上的冷气送我进医院

「啪!」
突然有个人把一张纸贴在车窗上
然後对着我笑了一下
便转身离开我的视线

妈妈问那是谁
我没回答
因为我的心
正在那张纸上┅┅

『我爱你!
梁嘉芸!』

窗外都是雨
我没看清楚那个男孩子的脸
但心里模糊的映着他模糊的样子
模糊的一付眼镜
模糊的一张笑脸
模糊的一面手心
模糊的一个瘦高的背影

纸湿了
字也因为水在纸纤维里的窜流而跟着扩了它原本的样子

我的心也湿了
因为那六个字也在我的心里发酵
膨了它原本在我心里的样子┅┅

天知道他从哪得知我的名字?

我在学校里从不曾跟男孩子说过话
就连女孩子我也是仅止於问与答

可是
我居然高兴他知道我的名字┅┅

终於知道小说里的女主角为什麽都会为了那三个字动心
那感觉像把那句话焊在心墙上
也把那个人焊在心版上

这样的字眼当然吓坏了我妈
一个才高中二年级的女孩子当场被妈妈逮到这样的镜头
即使我家住在澄清湖畔也解释不清这样的情景

就这样
我被禁止上顶楼
被禁止折纸飞机
被禁止搭公车
也被禁止上这所学校┅┅

转学的手续办得很快
失落的感觉也来得很快

才几天
我失去了我的幻想
失去了我的天空
失去了我的纸飞机
也失去了我自己

我的生命中再也没有25楼的夜景
因为我家从高雄市中心的高楼
变成了台北市郊区的独栋
我的学校从高雄市立中正高中
变成了台北市私立达仁女中

而我的纸飞机
还停在高雄市那个男孩的心中
什麽时候我心里的纸飞机才不再飞翔?
我想┅┅
还需要一些时候┅┅

清晨6点24分
我在床上坐着
公车在路上跑着
阳光在我身上环着
左边第二个位置
我想他会为我留着┅┅

新家位在台北市内湖区
我家就在一个小湖边
学校也在湖边
而我上学的交通工具由原来的公车
变成了我的双脚

每天清晨
我就沿绕着湖边走到学校
放学时
我就沿绕着湖边走回家

湖很漂亮
环境也很幽雅
而我的心灵寄托
也由原来的25楼夜景
变成了湖景

我每天都会趁着上学及回家的时间
在湖边发呆
也只有这个时候
梁嘉芸才真的属於梁嘉芸

当然
对着湖是不能丢纸飞机的
但只要呼吸还继续着
我的心情转折就会继续着
没有纸飞机的日子
我慢慢习惯了把心情撒在湖上

搬到台北的日子虽然一切都不一样了
但说实话并没有什麽不习惯
每天每天
我的生活圈子除了学校
就是家
以及每天陪着我上学的这一座湖

是啊!
一切都不一样了
但一样的是那些纸飞机替我在空中画出的梦
和那个男孩子瘦高的背影

时间不知道怎麽过的?
我高三了
面临的是家人每天叮嘱要我考上一所好学校
以及课业的压力

我每天一样沿绕着湖边上学去
却坐着妈妈的车从台北市区回家
因为
我的生活圈子除了学校,家及那座湖之外
多了个补习班

属於梁嘉芸的时间又少了一半┅┅

慢慢的
制服由长袖换成了短袖
湖边的树叶由槁黄变成了青绿

高三在短袖与长袖的辗转间结束
联考也在只有手扇子与大太阳的抗衡下结束

这样的成绩好不好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志愿卡肯定不是我自己填
而我一直想回高雄念大学的希望
也在妈妈的选择下成了一种不可能的奢望

我上了政治大学中文系

暑假
大家都很忙
忙着玩┅┅

我呢?
我也很忙
我忙着每天到湖边发呆
忙着整理联考前乱得一蹋糊涂的心房
忙着收拾25楼高空的梦
忙着想那个清晰得令人害怕的背影

一天早上
邮差送来了一堆东西
有妈妈手机的帐单
水电费帐单
中国信托商业银行的信用卡帐单
家乐福的购物目录
补习班的庆功宴邀请函

还有一封黏着只小小纸飞机的卡片┅┅

『你出现了,你消失了,你出现了┅┅
我看见了,我失落了,我看见了┅┅
而且我发现
梁嘉芸不止是一个名字
也是我这一年多来的思念┅┅』

纸飞机的梦
又慢慢的织了起来┅┅

这是他寄的吗?
八成是┅┅
因为这世界上除了他这麽无聊之外
我再也想不出有第二个人

但他为什麽知道我家地址?
这一年多来没有任何接触
台北与高雄的距离少说也有340公里
坐公车也到不了
但他为什麽知道我家地址?

但┅┅
我好高兴他知道我家地址

纸飞机的梦空白了一年多
又开始绘上颜色
我心里的那一只纸飞机
也开始扬出不只七种颜色的彩虹

这是个好的开始
虽然只是张卡片
但至少我的纸飞机又有了停机棚

到台北一年多
第一次自己出门
也是第一次自己搭台北的公车

补习班的庆功宴在C饭店举行
第一次跟这麽多人起吃饭
很不习惯

虽然在补习班补了一年
但却不认识任何一个人
曾有男孩子主动坐到我旁边来跟我说话
但我从未理会过

学校的同学说我太安静了
安静到有点孤癖的味道
其实我自己知道
只是我不知道该说什麽

即使在家里
妈妈跟我说话也是有问才答
别的话题一律没有我插嘴讨论的份

所以
可以这麽说
我习惯了安静
跟人的相处也习惯了用眼睛看

我不是不喜欢说话
只是
我不知道该说什麽

坐在饭店大厅
听到的都是高跟鞋敲踏大理石地板的声音
还有坐在我左右的人在比较着他们的新学校的声音

「梁嘉芸,大门口那边有人找你。」

班导师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

我往大门口走去
这里有很多人
我不知道是谁找我

「姐姐,你是梁姐姐吗?」

一个小弟弟抬高头拉着我的裙角问我
另一只手拿着只纸飞机

「有一个大哥哥叫我拿给你的!」

这纸飞机是紫色的

『对不起
我不曾想过我的出现是不是你的困扰
所以我需要你的回答
如果你愿意回答我
请往你的右边走100公尺┅┅』

困扰?
这是个不太正面的词汇

从我开始丢纸飞机
到他的出现
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给我带来什麽困扰
如果真有困扰
也是纸飞机给我的困扰
是我的心情给我的困扰
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困扰

是他把我的困扰捏塑成形的
所以他的功劳不小

我一直以为天空是我寄托心情唯一的地方
夜景是我写下心情的垫板
但他出现之後
这一切都由他包办

好吧!
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困扰
我也愿意把困扰揽进我的生命

他的每一次出现都憾动着我的每一条神经
如果说我的心像是一张竖琴
他便是演奏者

但我想知道
他为什麽知道我的补习班?
为什麽会到台北来?
为什麽知道我家地址?

右边100公尺
我到底该不该去?
这一去对纸飞机的梦会有什麽样的改变?

先想想
他到底模糊了我多少思绪?
连这一刻想见他的心情都是模糊的

这是喜欢吗?
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我喜欢什麽?
他回给我的纸飞机?
他那双拨弄竖琴的手?
还是他的人┅┅?

看了太多的言情小说
那些不是知识的知识告诉我这样的爱情是危险的

他是那个打开我爱情之门的人
待我进去之後
他会不会把门关起来?

妈妈带我逃离这个我跟他织出来的梦
我想
现在是我要面对的时候

右边100公尺是多远?
我对距离没概念

就这样走着
心就这样跳着
下一秒有什麽遭遇?
我等着┅┅

「梁嘉芸┅┅」

我的背後有个男孩子的声音这麽叫我
那声音是我这一年多来一直忘不掉的┅┅
那6∶24分公车上的男孩子的声音┅┅

我回头
有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隔着一付眼镜┅┅

第一次
我看清楚了那个让我挂在心墙上一年多的人

「我需要你的回答┅┅」

我摇头
并且把刚刚那只紫色纸飞机还给他

他接过纸飞机
一脸错愕的
好像还不明白我的意思┅┅

「你同班同学告诉我你搬到台北
所以我从高三上就开始打电话
把台北每一家补习班都问过了
只有一个梁嘉芸┅┅」

我点头

「如果我这麽做造成你的困扰
那我很对不起┅┅」

我摇头

「你有空吗?」

我点头

「从现在到未来的不管哪一天都有空吗?」

我看着他
心里猜测着这句话的意思┅┅

他趋前
吻了我┅┅

我依然猜测的那句话的意思┅┅
然後┅┅
我点了头┅┅

【The End】

Tags:

作者:佚名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关于变态小说网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友情连接 | 变态小说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1变态小说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关键词:变态小说|TXT全集下载|TXT全本下载|txt完结下载|TXT电子书免费下载|TXT小说下载|小说下载网|TXT|小说下载
请所有网友共享小说资源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规定,变态小说下载网拒绝一切非法小说,一经发现,即做删除。
备案号:黔ICP备15009884号-3